首页   English
 
新闻中心  
  ·图片新闻
  ·新闻速递
  ·通知公告
  ·学术交流
  ·就业信息
  ·招生就业
  ·学生工作

 
学术交流

 
张梅教授做“具身性的理论想象与经验转向”学术报告

 

2019512日下午,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张梅教授应河海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新闻传播学系的邀请,与新传系师生分享了她在“具身性的理论想象与经验转向”方面的思想成果。河海大学新闻传播学系系主任张杰老师主持,部分老师与在读学生参加了这次学术讲座。

讲座开始,张梅教授讲述了一个学术上的焦虑:近年来,许多哲学概念被引入媒介理论领域,如现象、物性、具身性、在场、后人类等,对于诸多哲学概念的“弥散性使用”,除了期待学界更清晰的理论区辨外,作为一个社会科学出身的研究者,她也一直在思考适切自身的个人反思路径:具身性这类激发着理论想象力的总体性哲学视角,能否“沉降”到社会科学(如社会学、传播学)?如果可能,又该如何“沉降”到社会科学?

她认为,此种“沉降”,并非出于为学科而学科的强行植入,而是期待具有想象力的哲学概念能在研究中更好地与经验对接。如实证主义者华莱士(W. Wallance)以“科学环”贯通通向理论的归纳法和通向经验的演绎法;社会科学大家默顿以“中层理论”来解决帕森斯式的巨型理论与低层经验命题的脱节,搭建既有抽象性、也与经验世界相连的“中层理论”。结合两位大家的思考,可以从华莱士“科学环”的理论一头入手,经过逻辑演绎,努力将富有想象力的哲学概念向下推演,从整体性的哲学概念下沉到学科中的一般理论,思考这一哲学想象为社会科学带来的理论潜力与分析限度。

张梅教授随后谈到,西方哲学史上笛卡尔式的“我思故我在”确立了身心二分的传统。现象学对身心二元对立的克服从引入具身性开始,胡塞尔甚至在《观念Ⅲ》中直接提出“躯体学”(somatology)的主题。梅洛-庞蒂凸显身体的首要意义,将胡塞尔先验化的主体彻底经验化为身体主体,庞蒂笔下的身体身心结合,是知觉与意义的连接。现象学中极具张力的具身性视角如何在社会学研究中进行经验转向?如何淡化它的晦涩、整体论和决定论色彩,尝试进行清晰、情境化和非决定性的转化?在此,张梅教授谈到了部分技术哲学概念已有的经验转向。如海德格尔在描述人-物关系时“在手之物”与“上手之物”这一深含现象学体验的经典比喻,已被后现象学者伊德具体化为体现、解释、改变、背景这四种人-技术-世界之间的关系。在这样的转化中,海德格尔笔下晦涩、个人体验的色彩淡化,而同样具有启发性,但却清晰、并与经验可以更紧密结合的概念与分类呈现出来。

张梅教授认为,依循从微观——宏观的不同层次,具身性概念在社会学研究中的“沉降”可以从个人的社会行动层次、群体的社会互动层次和整体的社会结构层次来进行分析。

在个人行动层次上,具身性将实践性、情境性视角引入微观行动分析,在行动-过程的微观叙事中将大有可为,同时,具身性将前反思、前意识带入社会行动的意义分析,为主流的行为主义、交换主义动机模式带来急迫情境下的反思视角。在群体互动层次上,具身性破解德布雷所言的社会学忽视客体、将中介透明化的困境,将物化的身体媒介带入互动研究。回到物质性的身体凸显出社会互动的身体中介性,将关注意义的符号互动转化为在场或缺席的具身互动,强化了社会互动的实践指向。在整体结构层次上,具身性的解释力最弱,从胡塞尔开始的“他人与我一样”(others like me)推导机制,其本质在于方法论的个体主义还原,而此种剥离个体自身社会属性/群体属性/个体差异性、忽略结构“突生性”的个体主义还原势必造成具身概念扩展至社会整体时的逻辑断裂。

在最后的讨论环节,张梅教授与新闻传播学系陈文育老师讨论了具身性的理论脉络以及具身性概念的视角意义与理论原创可能,并与同学们就具身性经验研究的具体方式方法进行了解释和辩析。(新闻传播系供稿  张杰 周冰洁)



上一篇: 周沛教授学术报告: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学术性”与“实证性”探讨
下一篇: 刘涛教授学术报告:德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缘起和创新
 
 
Copyright © 2011-2012 河海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25-83786381 传真:025-83712612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西康路1号 河海大学 公共管理学院 邮编:210098 您是第位访客
管理后台